径山竹茶园网站

径山竹茶园

网站首页 > 竹茶园资讯 > 泰康新闻

禅茶真味:由“分别”而“无分别”

2017-12-13 11:07:01 径山竹茶园 阅读
禅茶真味:由“分别”而“无分别”
 
 
禅宗的祖师们将茶道融入禅法中,使茶的效用在精神层面大为提高,同时也使得禅法在士大夫中间得到了更大的普及。然而时至今日,当“禅茶一味”成为挂满大街小巷的招牌时,所谓的“禅茶”多半已经有茶无禅了,这便需要佛弟子们肩负起责任,将禅茶的神韵和法味重新挖掘出来,为此笔者不揣浅陋,从“分别”和“无分别”的角度对这个问题略抒己见。
 
 
1.关于茶的“分别”
 
凡是喜欢品茶的人都知道,品茶的要素有“三知”:知茶品、知茶技、知茶意,这“三知”的内核都是“分别”。所谓的“知茶品”,就是要了解你所喝的每一款茶属于哪个茶类,它的属性和特征是什么。我国有六大茶类,知名的茶品都不下千种,所以要喝茶首先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一些茶的相关知识:比如茶树的种类有乔木型大叶种、半乔木型大叶种和灌木型中小叶种,各适合制作哪些茶;茶叶的主要成分茶多酚和生物碱,各占多少比例;名茶的产地、采摘期和制作工艺等决定茶的品质和级别,等等,对于这些知识的了解,不正是需要很强的分别能力吗?
 
所谓“知茶技”则是指了解冲泡不同茶品的方法和技巧,以求更好的将茶性激发出来。不仅不同的茶类不同的茶品需要不同的技巧,而且不同的时令不同的场所,所采取的品茶方法也不相同,这里面的一茶一水一招一式,都是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以更是需要泡茶者有高超的分别能力。
 
而所谓的“知茶意”,是指真正了解茶的精神属性,在品茶时使自己的心灵与之相契合,以达到清神养心、参禅悟道的目的,这不仅需要泡茶者对茶品和茶技有很深的造诣,更要求泡茶者和品茶者都有极高的素养,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对人生有深刻的感悟,甚至对世界的真相有探索和追求,而这些从世俗层面而言,更是需要极强的分别力。
 
综而言之,无论是茶技、茶艺还是茶道,要想有所深入,都需要极力的分别。品茶也是一样,茶汤的颜色、香味、口感、回甘甚至叶底等等,都需要品茶者有很好的分别能力,才能够真正品出茶的好坏,因此可以说,品茶就是对茶的分别,茶与“分别”是密不可分的。
 
2.佛法中的“分别”
 
“分别”这个概念对于茶而言虽然重要,但若从佛法的角度而言,则更为重要,在《成唯识论述记》中说到,“言分别者,有漏三界心心所法,以妄分别为自体故”[ 窥基法师:《成唯识论述记》卷七,大正藏第43册,第495页中。],可见在以“唯识无境”为核心思想的唯识体系中,一切最胜的“心”和与此相应的“心所”,都是以“分别”为体的,因此也可以说,一切诸法的存在和对它们的认知,都是与“分别”息息相关的。
 
那么一切诸法是如何被众生分别出来的呢?《瑜伽师地论·真实义品》中以“有情依八种分别生起三事”的理论对此做出了解释:
 
 
又诸愚夫由于如是所显真如不了知故,从是因缘八分别转能生三事,能起一切有情世间及器世间。云何名为八种分别?一者自性分别、二者差别分别、三者总执分别、四者我分别、五者我所分别、六者爱分别、七者非爱分别、八者彼俱相违分别。
 
云何如是八种分别能生三事?谓若自性分别、若差别分别、若总执分别,此三分别能生分别戏论所依,分别戏论所缘事。谓色等想事为依缘故,名想言说所摄,名想言说所显分别戏论。即于此事分别计度,非一众多品类差别。若我分别、若我所分别,此二分别能生一切余见根本、及慢根本萨迦耶见、及能生一切余慢根本所有我慢。若爱分别、若非爱分别、若彼俱相违分别,如其所应,能生贪欲瞋恚愚痴。是名八种分别能生如是三事:谓分别戏论所依缘事、见我慢事、贪瞋痴事。当知此中分别戏论所依缘事为所依止,生萨迦耶见及以我慢,萨迦耶见我慢为依生贪瞋痴。由此三事普能显现一切世间流转品法。
 
此中所说略有二种:一者分别自性、二者分别所依分别所缘事。如是二种无始世来应知展转更互为因。谓过去世分别为因,能生现在分别所依及所缘事;现在分别所依缘事既得生已,复能为因,生现在世由彼依缘所起分别,于今分别不了知故,复生当来所依缘事。彼当生故,决定当生依彼缘彼所起分别。[ 弥勒菩萨造,玄奘大师译:《瑜伽师地论》卷36,见《大正藏》,第30册,第489页下至490页中。]
 
这里所说的“八种分别生三种事”的过程,便将众生的分别过程及其作用描述的非常清晰了,“八种分别”实则皆是对于自性的分别,“三种事”也都是分别所依所缘事,此“八种分别”与“三事”更互为因,展转生起一切品类杂染诸法。
 
3.由“分别”而“无分别”
 
佛法与茶道虽然都是与“分别”紧密相关的,但这并不是将佛法或禅法与茶联系起来的纽带,禅与茶之所以能够水乳交融,关键在于这二者都以“无分别”为终极目的,而过程则都是由“分别”而向“无分别”的转变。那么佛法中的“无分别”是什么涵义呢?《显扬圣教论》中说道:
 
所说无分别者,于何等法,说无分别耶?颂曰:于法及法空,无二种戏论。无分别无穷,此上非应理。论曰:法与法空,俱无二分别二种戏论,故名无分别。云何为二?谓有及无。何以故?色非是有,遍计所执相无故;亦非是无,彼假所依事有故。色空亦非有,遍计所执相无所显故;亦非是无,诸法无我有所显故。如于色、色空,如是于余一切法,及一切法空,当知亦尔。非离诸法及法空外,更有余境是可得者。是故但说二无分别,非无分别更无分别,有无穷过,此上更无所知境故。[ 无著菩萨造,玄奘法师译:《显扬圣教论》卷十七,大正藏第31册,第563页中下。]
 
这里说到诸法及法性,都不能用“有”和“无”这二种戏论来分别,其实“有”和“无”是凡夫对事理最为根本的分别,由此而展开生灭、常断、一异、来去等思想深层次上的分别,进而才会有更为浅层的分别,如对错、优劣、大小、黑白等等,普通人若不在哲学层面进行深入的思考,便会停留在浅层次的分别上,而对世界和人生问题深入思考的思想家和修行者则会进行深层次的分别,但是佛法的修行却是要通过这些分别最终达到无分别的,佛法中圣者的境界是“无分别智”,这种无分别智便是远离各种分别戏论的,何谓“无分别智”呢,世亲菩萨说,“无分别智,说名此中增上慧体者:若诸声闻,离四颠倒分别,名无分别。若诸菩萨,离一切法分别,名无分别。”[ 世亲菩萨著,玄奘法师译:《摄大乘论释》卷一,大正藏第31册,第323页上。]可见无分别智是去除了各种烦恼和邪见,破掉了法执的圣者境界。
 
佛法中圣者的境界是不可思议的,甚至于佛法义理中比较深奥的也很难被大众所理解,所以佛法的教授和传播需要借助种种善巧方便,禅法与茶的结合便是如此。在世俗的生活中,茶由于其功效和属性,成为最能代表思想精神方面追求的物品之一,然而若是将世俗中开门七件事之一的茶升华到禅的层面,却不能只因为它有预防昏沉的生理层面的功能,而要有更深层面的共通性,这便是二者都是从分别入手,以无分别为归趣。茶是这样,从茶品、茶技、茶意等方面细微的分别,终归是为了将感官层面的感受上升为精神层面的愉悦,这种愉悦是一种直观的无分别,近乎于佛法世俗层面中的现量。而禅也是如此,也是一个由比量到现量、由分别到无分别的过程,禅法的入手要借助念力、定力、慧力分别种种的事理,通过无数的分析、判断、选择、实践,最终才能够达到开悟的境界,而开悟的境界也无非是现量的无分别境界。
 
近代国学大师章太炎在评论法相唯识学的时候说,唯识学是以分别名相始,以遣除名相终,这话非常中肯,其实不但唯识学,一切佛法的义理和修行原理都是如此,我们所谓的我执和法执终归是对于名相概念的执着,对于茶的色香味触的分别也无非是名言上的分别,种种错误的见解和行为是因分别而起,但修行的方法却也需要由分别入手,以正确的分别对治错误的分别,最终达到无分别,这便是禅和茶的真正共通之处,这才可谓是“禅茶真味”。